对不起,您还未登录账号,请您先登录,谢谢。

5秒后跳转至登录页面...
铜陵市义安区人民政府
领导之窗 投资义安 全域旅游 智能问答 OA办公 分享
首页 > 图片新闻

走进醉美古村落——江村

2020-08-18 15:11 来源:铜陵新闻网
【字号:打印

  江村村容地貌。记者 过仕宁 摄

  江村精美石雕。记者 过仕宁 摄

  江村小巷人家。记者 过仕宁 摄

  江村老宅前的老人们。记者 过仕宁 摄

  铜陵新闻网讯(通讯员 章丽 记者 陈燕飞 实习生 吴旻)说到古村落,很多人都会想到西递宏村等,其实在铜陵,也有着令人惊艳的古村落。江村,就是这样一个充满诗情画意的地方。

  江村坐落在义安区天门镇西部,是天门镇板桥村的一个自然村,这是一个有着近600人口的古村落。村中的房子不少是明清时期的建筑,建筑风格属于标准的皖南徽派建筑系列,是铜陵地区现存的一处规模较大的古代民居建筑群。

  每一个古村落似乎都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画面感,古朴而唯美。走进江村,村内道路在绿植的掩映下高低起伏、蜿蜒向前。一家家农舍错落有致,古民居则散布其中,赋闲的老人们坐在墙脚阴凉处一边拉着家常,一边剥着玉米,如同这古村落一样,在岁月流淌中甘守着平静。

  74岁的江扩生是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,这里是他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,记者跟随他的步履,走在磨得发光的青石板路上,宛如在一幅唯美的水墨画中游走,清新典雅的灰白色调泼洒出古村落悠久的岁月。

  江村的居民大都姓江,家族历史源远流长。江扩生说,相传江村江氏属山东南兰陵萧氏萧衍后裔,在唐朝时姓萧。整个村子坐北朝南,建筑在一块前低后高的斜坡地形上。村前有一条终年流淌不息的小河绕村而过,村后则有三座小山环绕,分别叫大象山、狮子山和鲤鱼山,因这三座小山的形状有点像这些动物而得名。江扩生说,这里还有一个传说,村前有一条卧龙(指小河)看门护院,村后有大象、狮子保护村庄,中间就会有“鲤鱼跳龙门”,寓意这里的风水好,今后一定能出达官贵人。

  江村村民建房以“分片划块”的方式建设,整个村庄分为一纵三横八大块,块与块之间有较宽的青石板路面,片与片之间有小巷道相连。漫步在江村,仿佛阅览着一部古老的历史。清一色的飞檐翘角、粉墙黛瓦,外砖墙、内木隔的双层结构,门柱、门槛、屋内地面、天井等……浓郁的古老乡村气息扑面而来。

  江烺故居是江村目前保存较为完好的一栋古民宅,建于明末清初,距今约260年历史,是典型的“四厢、两正”建筑。记者走进屋内,映入眼帘的是屋顶上方的天井,阳光透过天井洒向屋内,为这座百年老屋增添了生气。地面上有一个用来盛接雨水的天井池,天井池采用大青石砌成。屋内的分隔分全部采用木料制成,屋梁、木柱、墙板、门、窗等物采用百年以上的杉木制成。屋内分上下两层,下层有东西南北四个厢房。屋内的门、窗、柱、梁等处雕刻着各种精美的花纹图案。

  在江村古民居外墙上,记者看到许多青砖上都有手掌印,“这是江村人在制作青砖时留下的手印,为了证明自家窑厂制作的青砖质量好,砌上墙后就形成了一道别样的‘手印墙’,青砖上的‘手印墙’是我们江村古民居的最大特色。”江扩生说。

  经过几百年风雨的侵袭,特别是经过上个世纪中叶的“十年浩劫”,如今的江村已经是遍体鳞伤。江扩生说,抗日战争前,江村还有明清时期古民居150多套。在上世纪70年代,村里许多富裕的人家,将旧民居拆去,取而代之的是建起了两层、三层现代化的小楼,现在古宅仅剩30余套。其中不少古民居已多年失修,屋内的木结构损坏严重,许多“三雕”作品被损坏。行走在江村,到处可见断垣残壁的古民居,被村民的现代建筑所包围着。在村边,记者看到有一套占地500多平方米、清朝乾隆年间建造的深宅大院,虽然外墙古韵犹存,但由于年久失修,屋顶已经坍塌,墙内长满了野草。

  在和江扩生一路的闲谈中,记者得知,幸运的是,2019年6月,江村被列入第五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,而村民们也意识到古民居的价值和魅力,不再加以破坏,“这里的建筑有文化价值,记录着每一个朝代的历史文化,我们一定要好好地保护下来,保留住村里的古韵。”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铜陵市义安区人民政府

走进醉美古村落——江村

2020-08-18 15:11 信息来源: 铜陵新闻网

  江村村容地貌。记者 过仕宁 摄

  江村精美石雕。记者 过仕宁 摄

  江村小巷人家。记者 过仕宁 摄

  江村老宅前的老人们。记者 过仕宁 摄

  铜陵新闻网讯(通讯员 章丽 记者 陈燕飞 实习生 吴旻)说到古村落,很多人都会想到西递宏村等,其实在铜陵,也有着令人惊艳的古村落。江村,就是这样一个充满诗情画意的地方。

  江村坐落在义安区天门镇西部,是天门镇板桥村的一个自然村,这是一个有着近600人口的古村落。村中的房子不少是明清时期的建筑,建筑风格属于标准的皖南徽派建筑系列,是铜陵地区现存的一处规模较大的古代民居建筑群。

  每一个古村落似乎都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画面感,古朴而唯美。走进江村,村内道路在绿植的掩映下高低起伏、蜿蜒向前。一家家农舍错落有致,古民居则散布其中,赋闲的老人们坐在墙脚阴凉处一边拉着家常,一边剥着玉米,如同这古村落一样,在岁月流淌中甘守着平静。

  74岁的江扩生是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,这里是他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,记者跟随他的步履,走在磨得发光的青石板路上,宛如在一幅唯美的水墨画中游走,清新典雅的灰白色调泼洒出古村落悠久的岁月。

  江村的居民大都姓江,家族历史源远流长。江扩生说,相传江村江氏属山东南兰陵萧氏萧衍后裔,在唐朝时姓萧。整个村子坐北朝南,建筑在一块前低后高的斜坡地形上。村前有一条终年流淌不息的小河绕村而过,村后则有三座小山环绕,分别叫大象山、狮子山和鲤鱼山,因这三座小山的形状有点像这些动物而得名。江扩生说,这里还有一个传说,村前有一条卧龙(指小河)看门护院,村后有大象、狮子保护村庄,中间就会有“鲤鱼跳龙门”,寓意这里的风水好,今后一定能出达官贵人。

  江村村民建房以“分片划块”的方式建设,整个村庄分为一纵三横八大块,块与块之间有较宽的青石板路面,片与片之间有小巷道相连。漫步在江村,仿佛阅览着一部古老的历史。清一色的飞檐翘角、粉墙黛瓦,外砖墙、内木隔的双层结构,门柱、门槛、屋内地面、天井等……浓郁的古老乡村气息扑面而来。

  江烺故居是江村目前保存较为完好的一栋古民宅,建于明末清初,距今约260年历史,是典型的“四厢、两正”建筑。记者走进屋内,映入眼帘的是屋顶上方的天井,阳光透过天井洒向屋内,为这座百年老屋增添了生气。地面上有一个用来盛接雨水的天井池,天井池采用大青石砌成。屋内的分隔分全部采用木料制成,屋梁、木柱、墙板、门、窗等物采用百年以上的杉木制成。屋内分上下两层,下层有东西南北四个厢房。屋内的门、窗、柱、梁等处雕刻着各种精美的花纹图案。

  在江村古民居外墙上,记者看到许多青砖上都有手掌印,“这是江村人在制作青砖时留下的手印,为了证明自家窑厂制作的青砖质量好,砌上墙后就形成了一道别样的‘手印墙’,青砖上的‘手印墙’是我们江村古民居的最大特色。”江扩生说。

  经过几百年风雨的侵袭,特别是经过上个世纪中叶的“十年浩劫”,如今的江村已经是遍体鳞伤。江扩生说,抗日战争前,江村还有明清时期古民居150多套。在上世纪70年代,村里许多富裕的人家,将旧民居拆去,取而代之的是建起了两层、三层现代化的小楼,现在古宅仅剩30余套。其中不少古民居已多年失修,屋内的木结构损坏严重,许多“三雕”作品被损坏。行走在江村,到处可见断垣残壁的古民居,被村民的现代建筑所包围着。在村边,记者看到有一套占地500多平方米、清朝乾隆年间建造的深宅大院,虽然外墙古韵犹存,但由于年久失修,屋顶已经坍塌,墙内长满了野草。

  在和江扩生一路的闲谈中,记者得知,幸运的是,2019年6月,江村被列入第五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,而村民们也意识到古民居的价值和魅力,不再加以破坏,“这里的建筑有文化价值,记录着每一个朝代的历史文化,我们一定要好好地保护下来,保留住村里的古韵。”